分类
有效的交易技术指标

NFT 市场变局

这并不是Uniswap第一次涉足 NFT。

Uniswap 收购 NFT 交易聚合器 Genie,NFT 交易市场将生变局?

市场

这并不是Uniswap第一次涉足 NFT。

2019 年春季,Uniswap推出了 Unisocks,这是 NFT 流动性池的第一个实例,也是由现实世界资产支持的 NFT。我们在 Uniswap v3 NFT 上的工作帮助开创了链上生成 SVG。我们将 NFT 视为不断增长的数字经济中的另一种价值形式(而不是与 ERC20 分开的生态系统),它们已经是通向 web3 的重要门户。将它们整合到我们的产品中对我们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为了欢迎 Genie 社区加入 Uniswap 世界,我们将在今年夏天晚些时候向在 4 月 15 日之前多次使用 Genie 或持有 GENIE:GEM NFT 的任何人空投 USDC。

与 web3 精神一致,我们通过 USDC 空投与历史上的 Genie 用户分享一些价值。根据已经拍摄的快照,空投将于 8 月启动,最长可领取 12 个月。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收购由Uniswap Labs进行,对Uniswap协议、Uniswap治理或UNI令牌没有影响。在新的Uniswap NFT体验可用之期,Genie 用户还可以继续使用Genie网站的服务。

此前,4月25日消息,OpenSea宣布收购NFT交易市场聚合器Gem。收购完成后,Gem将继续作为独立品牌运营,OpenSea将在未来集成Gem的功能。Gem 和Genie一直是竞争对手,Gem可让用户可以通过单一、低成本的交易在多个市场上购买 NFT,并以其易于收集地板价清扫和基于稀有度的收藏品排名而闻名。

这意味着,用户将能够列出特定NFT的潜在交易,而不是列出特定数量的ETH的NFT。 例如,用户可以使用Seaport 创建一个报价,用一个Bored Ape交换一个包含CryptoPunk、Cryptoadz和Uniswap的UNI代币的捆绑包。

艺术收藏面临币圈变局?

艺术品和虚拟货币本无交集,但今年3月一场史无前例的拍卖引发多方共振。 美国艺术家Beeple(迈克·温克尔曼)创作数字作品《每一天:前5000天》以近7000万美元成交,刷新了“数码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每一天:前5000天》以近7000万美元成交 Beeple的一夜成名让中国艺术圈也跃跃欲试。 从上周五起,“虚拟生境”展览在敬华艺术空间举办三天。 展览海报 这是上海首度承办“加密艺术”展览,参观者络绎不绝。 人们对探索未来艺术品交易新模式的热情,已经远胜于对艺术品本身题材风格的研究,论坛上的争议话题正在发酵。 展览现场 01 一切艺术皆可收藏 《每一天:前5000天》是数码艺术家Beeple费5000多天创作的巨型数码拼贴作品。 自2007年5月1日起,他每天在网上上传一幅新的数码作品,直至今年2月16日,取名为《每一天》。 这件巨型数码拼贴作品被佳士得拍卖行专场上拍。 《每一天:前5000天》中的部分 落槌后,Beeple将这件加密艺术品直接传送买家。 千百年来,艺术作品受限于纸本、画布或陶瓷的物理材质,无论是《千里江山图》还是《蒙娜丽莎》都只有独一份存世。 这个常识贯穿着历史上一切艺术品的买卖。 《蒙娜丽莎》现收藏于法国卢浮宫博物馆 数码艺术创作容易被盗版,难以确权,近年数码艺术作品的买卖只能依托于画廊和艺术家的信誉。 数码艺术作品受限于形式,如果不进行格式转化势必遭遇交易难题,同理,涂鸦、行为艺术也遭遇了难以保存的困境。 加密艺术的诞生让这些新兴领域的艺术作品“物有所值”,所有作品可转化为唯一“哈希地址”,并通过区块链技术为作品提供溯源、存证和版权保护。 来,学习一个新名词——

NFT,Non-Fungible Tokens缩写,意思是不可互换的代币。 简而言之,经确权的数码作品可以通过虚拟代币销售该作品所有权。 原本连转瞬即逝的艺术品(比如一场烟花、一条微博、一段旋律)都可以被归入私人名下,被“合法”收藏,并且作品所有权可证明可转让。 基于NFT的“唯一性”“真实性”,所有以数字形式保存的内容都能获得认证。 摇滚乐队林肯公园成员Mike Shinoda
曾通过NFT出售了一段75秒的音乐
并配了一幅艺术动画 收藏Beeple作品的Metakovan在和展览论坛连线时认为,NFT艺术作品在视觉上有先天优势,并且NFT艺术与观众有着独特的连接方式,带来了一种体验艺术的全新方式。 《每一天:前5000天》的买家Metakovan相当看好加密艺术品收藏领域 NFT 市场变局 02 艺术内容受藏家影响 在“NFT 市场变局 加密艺术”展览中,几乎所有的作品都呈现于电子屏上,少有用笔和油画棒创作的“传统艺术品”。 展览现场
2020年加密艺术的焦点作品《最初的晚餐》也在展品中陈列。 一件数码作品可将12个染色图层拆分后进行分别认证,这让人看到了数码艺术股权化的可能。 《最初的晚餐》,Alotta Money等 “艺术品价值几何,是老藏家说了算还是收藏新贵说了算?”策展人孙博涵讲得直白。 他主理的数字艺术品交易机构BCA率先入局,在该展览中向海外藏家借展了20件Beeple作品。有趣的是,“借展”只是收到了对方发来一段计算机字符,授权展方在展期内使用。 《人类接触》,Beeple 《深海菠萝》,Beeple 记者在展厅看到,以90后、00后为主的收藏者更愿意接受数码作品。废土风格、朋克风格、Z世代等二次元风格的作品影响很大。 收藏者喜爱的作品风格,将直接影响到艺术家的创作,这在艺术史上屡见不鲜。 展览出品人琴文介绍,最新流入NFT艺术的资金激增,其中不乏币圈大佬、IT界、科技界企业家等新的艺术收藏群体,他们对电子数码艺术的偏好,将刺激更多原创者在计算机数字里探索视觉表现的新可能。 展览现场的年轻观众很多 孙博涵说,目前有很多艺术家来询问作品如何“上链”。 而在他看来,目前国内NFT市场跟国外比有差距,观众对数字艺术的审美有待补齐,寻找优质创作者和艺术家也是当务之急。 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教授邬建安为这场充满问号与争议的展览定制了数码作品《拳击的人》。 《拳击的人》,邬建安 03 艺术生态或将改变 Beeple制造了一场文化事件,毫不相关的两个行业突然走到了一起。 《鲨鱼》,Beeple 《第三个黎明》,Beeple 对于这场艺术产业的变局,是围观还是入局? 论坛和展览无法给出标准答案,虚高的泡沫风险与繁荣光鲜的艺术行情并存。 值得玩味的是,站上风口的Beeple在售出作品后,立马将加密货币兑现,心安理得地退出了资本游戏。 Beeple和他的个人页面 01 过去艺术家和画廊合作,以代理的方式通过展览,直接将作品售卖给收藏家。 艺术作品从藏家手里流出进行二次流通,拍卖行就代表了二级市场。 02 NFT诞生,让艺术家不再依赖画廊或者拍卖行,仅仅在数字平台上注册一个账号,便能上传并出售作品。 这会颠覆或破坏艺术产业链吗? 加密收藏品交易平台 在同期举办的论坛上,线上艺术品交易平台ARTSY中国代表谢斯曼认为,热钱会跟随二级市场共舞,这可能会引发一阵虚高泡沫。未来,加密艺术如要进入一个有秩序的发展,就不能跳开艺术创作规律。 加密艺术改变着艺术权力的结构,对画廊的威胁首当其冲。画廊几百年来的任务都是发掘孵化真正有价值的艺术,并依托学术研究加持,它一旦被跳开,缺乏了良性的艺术家培育机制,对艺术生态是没有好处的。

NFT 市场变局

盗版泛滥、漏洞频发,音乐NFT成了新陷阱?

2021年可以说是NFT的爆发之年,就在3LAU、Steve Aoki、Snoop Dogg等音乐人从中赚得盆满钵满时,音乐NFT也因漏洞频发迎来新变局。 自2月初开始,Jack Antonoff、Eve 6、Sadie Dupuis 等多位音乐人在推特上公开对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进行猛烈抨击,指责该平台未经许可窃取他们的音乐作品,引发业内和媒体的高度关注。

一、HitPiece为何引发众怒?

据悉,音乐NFT交易平台HitPiece是由音乐制作人Rory Felton和Jeff Burningham于2020年创立,其目的是通过出售音乐NFT帮助艺术家赚取版税,但事实却与他们所标榜的背道而驰。

2月2日6点40分,著名吉他手Jackie Venson公开发文称,“这些人在我不知情或未经同意的情况下拿走了我的整个曲库,并将其作为 NFT 出售。我也在他们的网站上看到了许多其他音乐人,真是当代窃贼。在这个时代,似乎成为一名音乐人真的太容易了。”

但这一回应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谅解。对此,美国音乐人Deerhoof发文对其表示质疑,“他们窃取你的音乐并在他们的网站上拍卖 NFT,当他们被抓到时,他们说不要担心,你能‘得到报酬’。”

2月8日,美国唱片业协会RIAA介入,并向HitPiece的律师发送了一封律师函。RIAA 首席法务官Ken Doroshow称,该网站“只不过是一场骗局,旨在利用乐迷对音乐的热爱和与艺术家更紧密联系的愿望,使用流行语和行话掩饰他们完全未能获得必要的授权。”

伴随着监管部门的介入,这场音乐NFT闹剧告终,也给音乐行业敲响了警钟。

二、风口之下的NFT陷阱

1月22日,加拿大数字内容创作者Dan Olson在YouTube频道Folding Ideas上发布了一段名为“Line Goes NFT 市场变局 Up – The Problem With NFTs”的纪录片,全方位阐述了NFT的历史、内在逻辑以及存在的问题等13个部分。

这条长达两个多小时的视频迅速在推特上引起了广泛关注,截至3月3日累计播放量已经达到599万。视频中,Olson对NFT艺术收藏品进行了批判,并尖锐指出,“NFT只是一个贫困陷阱”。

例如,在今年1月18日,周杰伦与好友合伙创办的潮牌宣布发售NFT项目幻想熊,限量1万个,不到一小时全部售出;1月29日,其发文宣布将携手中国数字潮玩收藏平台薄盒Mints及国际拍卖行,合作拍卖自己从未公开的经典歌曲Demo音乐数字藏品,这一消息迅速引起了广泛评论与关注;2月11日,嘻哈歌手Snoop Dogg推出的“stash box”NFT在短短5天内售出了价值超过4400万美元。

2021年3月,艺术家Weird Undead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有人在未经他许可的情况下窃取了他的作品与目录。今年1月28日,全球最大的在线NFT市场之一OpenSea在推特发文承认,使用该平台免费铸造工具创建的NFT中,超过80%的项目都是剽窃、虚假或滥用的作品,平台也因此决定限制用户使用其工具免费铸造NFT的次数。但这一决定引起了较多用户的反对,目前已被撤销。

三、音乐NFT将走向何方?

参与过NFT专辑销售的美国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曾预言,“在未来十年内,70%的专辑将以NFT形式发行”,说唱歌手Rakim Al-Jabbaar也表示,“NFT将为艺术家提供另一个渠道,以更具艺术性的方式为粉丝创作独家内容。未来,我们将像欣赏巴斯奎特的画作一样看到欣赏歌曲的价值。”

NFT 市场变局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乐梦融 2021-04-11 19:17:NFT 市场变局 59

艺术品和虚拟货币本无交集,但今年 3 月一场史无前例的拍卖引发多方共振。美国艺术家迈克 · 温克尔曼( Beeple) 创作数字作品《每一天:前 NFT 市场变局 5000 天》以近 7 千万美元成交,刷新了“数码艺术品”拍卖的世界纪录。

温克尔曼 一夜成名让中国艺术圈也跃跃欲试。距离那场拍卖仅数周,从本周五到周日,“虚拟生境”展览在敬华艺术空间短暂举办,这是上海首度承办加密艺术展览。 观众对探索未来艺术品交易新模式的热情,已经远胜于对艺术品本身题材风格的研究,由此引发的争议可能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没有“无法收藏”的艺术品

但是,有些艺术作品因为形式受限,难以保留,如果不进行格式转化势必遭遇交易难题,比如数码艺术、涂鸦、行为艺术等。而在这些领域,艺术家们创造力方兴未艾,他们受取的回报却不可与传统的画家平起平坐。NFT的诞生让这些领域的艺术家在未来发挥出大价值。 NFT是Non-Fungible Tokens的缩写,意思是不可互换的代币。简而言之,诸如数码作品可以通过区块链加密技术来确权,销售所有作品的所有权。

艺术创作的内容会受到新风格影响

“艺术品价值几何,是‘ 老钱’ 说了算还是‘ 新钱’ 说了算?”策展人孙博涵说得直白。收藏者喜闻乐见的作品风格,将直接影响到创作者的作品内容。藏家的品味喜好会影响艺术创造,这在艺术史上屡见不鲜,无论是西斯廷的天顶壁画、乾隆的瓷器收藏审美,到安迪·沃霍尔的丝网版画。

策展人孙博涵认为,从NFT本身来讲,最大缺失的是优质资产,现在的NFT市场到现在跟国外比有很大差距,现在需要迅速补齐审美,补齐数字艺术的沉淀。很多人都在找优质创作者和艺术家。” 在他看来,本土诞生“BEEPLE”一样真命天子,是艺术收藏界期待的事。收藏 温克尔曼 作品的Metakovan在连线时认为,NFT艺术作品在视觉上有先天优势,并且NFT艺术与观众有着独特的连接方式,这个新领域带来了一种体验艺术的全新方式。

艺术生态链是否会发生改变

值得警惕的是,站上风口的数码艺术家 温克尔曼 售出作品后,立马将加密货币兑换成现金,心安理得地退出了资本游戏,可见,对艺术家而言,通过创新专心致志地去实现他们的创造力才是核心。(新民晚报记者 乐梦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