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2022年最佳外汇交易工具

专注量化CTA策略

今年CTA策略成为私募策略表现中的少数亮点。交易门的读者也表示希望能了解更多。近日,交易门书面采访了上次鼎一兑弈创始人王炼石。请他就读者关心的量化CTA策略研发和风险管理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宏锡策略篇:精耕细作,CTA要追求多元化收益

关于策略和品种配比,宏锡倾向于以品种的波动率和流动性为权重进行配比,即赋予波动率越大和流动性越好的品种更大的权重。因为一个品种有充足的流动性才能承载到一定的资金量,同时量化CTA与波动率长期呈正相关,波动率越大,量化CTA表现大概率越好,所以公司量化交易分配权重主要取决于品种的流动性与波动率。公司每个季度会对所有品种与策略进行业绩归因,并通过数据说话对品种与策略进行末位淘汰与权重微调。比如2015年股指期货受限时,当时宏锡根据策略组合回测与数据说话,选择了降低股指期货的权重,同时提高商品期货的权重,比较平稳地度过了困难阶段。

公司一直以来专注于期货市场,同时不对市场进行预判,仅对大数据进行客观分析与深度挖掘,主要在6大板块进行交易,分别是金融期货、有色金属、贵金属、黑色金属、能源化工、农产品及其它。在中国期货市场中,黑色金属板块与能源化工板块上市了更多的品种交易与拥有很好的流动性,所以权重相对稍微较大。

纵观海外对冲基金多年以来的发展历程,历史业绩越长的产品,卡玛比率都趋向于越低,因为面临的显性风险会更多。而宏锡的策略库与风控体系在最近几年不断完善和升级,包括策略研究和交易系统,多元化策略布局能平滑资金曲线,多样化品种交易能降低交易组合的相关性。未来10年,宏锡基金还会不断提升投研水平,扩大投研团队,继续专注于量化CTA,精耕细作,回馈信任与支持的投资者。

三、风控篇:如何应对CTA策略的大小年?

CTA策略虽说是一种绝对收益型策略,但其表现仍会和期货市场的波动息息相关,因此这类策略本身并非是均匀和线性地上涨,相反CTA策略既会有品种同向变化,波动明显的年份,也有结构性的、个别品种供需矛盾突出的行情。靠期货市场在短期赚钱并不难,更难的反而在于低波动率时的回撤控制与同质化竞争。市场环境竞争越恶劣时,越考验机构的专业能力,所以要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并不断提升。

无论哪一类大类资产,客观是存在大年和小年的。量化CTA的经典策略是趋势跟踪策略,以中长周期策略为代表,相对适应的行情是趋势性行情与波动率较高的行情,相对不适应的行情是窄幅震荡行情与波动率较低的行情。近几年看CTA的发展,2015年、2016年和2020年是大年,收益率普遍较高,但到了2017年至2019年这3年的时间,商品波动率一直在低位,量化CTA收益率普遍较低,皆低于历史平均收益率。

在这一阶段,宏锡在原有策略的基础上,开发出低相关性的策略类型,并不断升级算法交易系统从而提升交易容量能力,以待厚积薄发,所以在2017年和2018年相对不好做的年份,宏锡也能有比较稳健的收益。宏锡一直以来坚持以中长周期策略为主,长中短周期结合的多元化量化策略体系展开,尽可能让业绩穿越牛熊。

到了2020年,因为疫情爆发、原油剧烈波动和黑色金属大涨等多种因素影响,导致最近一年商品整体波动率有很大的上升,宏锡旗下所有产品皆获得较好的正收益,充分体现了量化CTA的“危机阿尔法”作用。宏锡预计未来商品波动率会大概率维持在高位,因为国际不确定性因素还存在,包括疫情影响、中美关系和中东局势动荡等,这些不确定性都将有利于中长周期趋势跟踪策略的发挥。

宏锡的风险控制体系如何设计?

CTA策略作为一种试图部分参与品种趋势的策略,通常来说风险管理需要在没有趋势的时候发挥作用,也就是趋势不明显的时候,如何通过有效的风险控制,尽可能做到回撤可控。宏锡认为收益是市场给予的,要敬畏市场,而他们的风控理念重点也就在于管理回撤风险。

宏锡的风控体系分为事前风控、事中风控和事后风控。事前风控主要是对策略组合、交易计划和头寸规模进行提前规划与仔细论证,并通过自主研发的智能交易系统限制每个品种的最大委托手数和笔数等;事中风控主要是指在交易过程中,交易部与风控部要严格监控信号出现与实际成交情况等;事后风控指突发情况出现或超出预期风险时,要采取事先制定的风险预案进行控制等。

此外,团队还根据过去10年的量化交易经验总结出来了一套四维风控体系,包括产品风控、板块风控、品种风控和策略风控,这些风险控制的细节会完全嵌入在交易系统里自动化执行,曾经历过多年的极端行情与市场验证。

专注量化CTA策略

在私募排排网发布的一年期CTA私募管理人榜单中,双隆投资***%的收益排名第三,良好业绩的取得正是来自双隆投资对量化的坚守与迭代升级。2020年双隆投资开启全新航程,升级为全周期CTA策略体系,即“多品种、多周期、多策略”的CTA策略混合配置模式。全周期CTA策略体系采用科学的配置比例,使不同类型策略可以有效地相互对冲、平滑收益、分散风险。

专注量化十五载,开启全周期CTA策略体系

双隆投资成立于2007年2月,在成立之初,就已经开始尝试商品期货程序化交易。在2010年4月,中金所成功推出首个股指期货品种——沪深300股指期货,双隆投资也是第一时间参与了股指期货市场交易,通过风险管理工具来优化投资组合。

期货市场是“零和游戏”的市场,多周期、多品种、多策略,是CTA策略长期生存的必要条件。2020年,双隆开启全新航程,以“聚焦CTA、投研多核心”为发展战略,对公司十余年积淀的庞大策略库去芜存菁、迭代更新,升级为全周期CTA策略体系,力争以理性科学的投资理念为投资者创造具备市场竞争力的投资回报。

全周期CTA策略体系正是“多品种、多周期、多策略”的CTA策略混合配置模式。其中“多品种”是指各类商品CTA策略均针对40+商品期货品种展开,各品种权重分散,不会集中在某几个品种上,降低少数品种风险对整体头寸产生的冲击。

“多周期”指双隆目前的CTA策略在短周期1-5d、中周期5-10d、长周期10-20d等不同交易周期均进行了配置,捕捉不同周期上的获利机会,从而降低某个周期段的震荡行情引起的策略回撤对于整个策略包的影响。

“多策略”指通过商品/股指、单边/对冲、量价/非量价(基本面等)不同类型策略的多样化复合,把握不同市场、不同维度上的投资机会,也降低单一风格策略出现风险对产品整体的影响,强化产品抵御不利行情风格的能力。

CTA策略发展空间巨大,关注多策略复合长跑型选手

目前,双隆研发力量的主要核心是张津鹏陈挺。张津鹏是双隆初创元老,在2007年公司成立之初就已经加入,现任双隆投资总经理。张津鹏拥有15年的CTA策略开发、配置和投资交易经验,目前负责组织公司中长周期CTA策略的开发迭代、以及公司产品线的设计和配置。

对于如何选择CTA策略产品,双隆投资建议,应优先考虑那些进行了多种子策略复合、从而提供相对稳健业绩的管理人。因为这种做法相当于管理人在产品层面做了一个小的“CTA策略FOF”,从而得到相对较优的投资体验。

专注量化CTA策略

微信_02.jpg

公司简介

上海艾方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公司于2014年5月完成在中国基金业协会的备案工作,获得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公司已获得“金牛私募管理公司”、“金阳光卓越私募公司”、“金长江行业阳光典范私募公司&绝对回报产品”、“英华奖私募综合实力50强&最佳产品”等数十个行业重量级奖项。

对话鼎一兑弈:量化CTA策略研发与风险管理思考

今年CTA策略成为私募策略表现中的少数亮点。交易门的读者也表示希望能了解更多。近日,交易门书面采访了上次鼎一兑弈创始人王炼石。请他就读者关心的量化CTA策略研发和风险管理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全文2000字,阅读时间7分钟

交易门问题: 交易门关注到今年量化CTA策略类别业绩不错,对此王总有什么评论?

王炼石: 量化CTA也有很多细分的类别,内部差异也很大,不过总的来说只要出现确定性的单边波动,量化基本都是能抓住的,区别是抓得多抓得少的问题,主要和策略适应的持仓周期有关。这样的波动每年都有好几次,所以量化CTA只要管理好等待期的净值,控制好极端风险,总是会有机会的。从我们交易的经验看,量化CTA策略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在年度层面上都是正收益的,因此在大类资产配置中起到一定压舱石的作用。至于今年业绩表现突出,其实往年也经常有类似的时期,只是跟今年上半年权益类市场低迷,股票Alpha不好做,这些对比下来强化了这种感觉,并不是说量化CTA就一定比其他策略更强,而是今年这个时候看YTD业绩,大家关注到了。建议更多从资产配置角度去思考这个量化CTA的业绩,该策略类别是和其他私募策略表现,尤其是与权益市场本身beta相关性低。这本身就是配置优势。

交易门问题: 你所理解的CTA策略风险来自何处?

王炼石: 风险带来的波动是量化CTA策略盈利的来源,可以被策略捕捉到风险可以说不再是风险,但是风险还有很多高阶的不确定性,因此CTA策略面临的风险来源也是多种多样的,策略能利用到的信息之外不确定性都可以成为风险的来源。技术上讲,CTA大部分还是动量策略,赌的是趋势的连续性,所以风险较大的时候就是没有趋势或者趋势过于反复的时候。

交易门问题: 你看到量化CTA和主观CTA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王炼石: 双方利用的信息不同, 主观可能更多从一级市场获取信息,量化则是从二级市场获取信息。但大家都不是拍脑袋,而是基于确定的逻辑或者统计规律,在方法论上面没有本质的不同,而且二者在周期上普遍差得比较远的,有良好的互补性而不是竞争性。我们也了解到市场上有宏观量化CTA这一类产品,融合了一二级市场的信息,所以这个探索过程中,二者的边界可能会越来越模糊。

交易门问题: 我们印象中鼎一团队做量化CTA时间很长,过程中你感知到量化CTA市场的特点和变化,特别是具体到市场竞争层面的风险是怎么一个情况?

专注量化CTA策略 王炼石: 我们团队从最初的商品期货高频套利到现在的大资管背景下专注于量化CTA交易,到今年已经13年了。各个时期面临的市场竞争不尽相同。总的趋势是这些年下来散户比例确实越来越少了,尤其最近这些年市场上有竞争力的参与者越来越多,外部世界的风险事件带来的波动也越来越频繁,大家都会去追逐差不多的机会,导致每轮波动走完其周期的整个进程都有加速的倾向,踩踏性的交易越来越容易出现了。不过另一方面,整个行业策略的丰富程度越来越多元化,覆盖越来越多的信息,品种也越来越多,许多以前躺平波动的品种,如今也加入到可以被策略捕捉的行列,所以竞争虽然越来越强但赛道其实还谈不上拥挤。

交易门问题: 鼎一兑弈的策略研发中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原则?

王炼石:我们策略上的原则就是尽可能的利用不同的信息,策略尽量追求逻辑支撑而不是纯粹的数学上的优化,这样做出来的策略能适应更多没考虑到的情况,生命周期更长一些。

交易门问题: 鼎一兑弈的风险管理中有什么可以分享的原则?

王炼石: 风险管理中我们比较关注极端的情况,遇见过的一定要考虑进去,没遇见过的也要尽可能去设想和推演。做策略的时候尽管天马行空,但是在风控端一定是吹毛求疵的。因为CTA总有机会,所以有底线思维争取活得更久才能活得更好。

交易门问题: 我知道王总上次和交易门谈到很喜欢看塔勒布的《反脆弱》,想请问王总从《反脆弱》一书中读出了什么? 王炼石: 我理解塔勒布讲的反脆弱,其实更多是在讲用功的努力方向,是向内而不是向外。 你的脆弱只来自你自身, 认识到团队自身的弱点和工作欠缺,才是管理人策略运行和经营的真正脆弱性来源。并不是说外面市场变化了,比如俄乌开始打仗了,或同类型策略竞争加剧了,你这时才脆弱的。而是你早有脆弱性暴露,外部风险发生时趁着你早已有的脆弱点去伤害你的业绩。外部的不确定性和环境不能被个人和团队控制,那种叫风险。刚才我们分享了对外部风险管理原则。 那看到脆弱本质,反脆弱怎么做,其实我们发现团队每次大的迭代进化往往都是在我们策略表现压力比较大的时期之后。一方面在压力下容易迸发出创造力和执行力将平时持续研发下积累的各种成果实现转化;另一方面这个时期能充分暴露体系的弱点并且提供足够的样本帮助我们完善和改进。

通过上述实践,我理解反脆弱需要的永远是空杯心态去审视我们自己之前的积累。作为在量化CTA市场生存了这么久的团队,我们每天都在如履薄冰,思考我们的体系是否还有漏洞,策略和风控流程是否还有效,是否还有新的可能,而不敢有丝毫的松懈和自满

交易门问题 目前有两种看法,一是今年量化CTA已经赚不少了,要回撤了;二是这两年世界格局动荡,CTA可能是最好避险策略。王总怎么看? 王炼石: 首先这两种看法并不矛盾,但我都只能同意一半,也就是每个看法的前半句对现实状况的描述部分,但是各自的后半句都是在做预测,显然没人有那样的预测能力。对于回撤,可能马上会有战争,pandemic级别的事件刺激新一轮上涨,谁也说不准;不过CTA作为避险策略倒是比较公认,是不是最好却很难讲。 任何策略都有起伏,前几个月股票跌量化CTA涨,最近又是股票反弹而CTA整体相对低潮。所以在不做预测的前提下就是充分认识和接受每种投资策略各自的风险特性,做好资产组合配置。